8月27日,经由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特邀调剂员团队工作室的“黄金搭档”李少华与陈锋泰两位调剂员的不懈努力,大岭山某特家具有限公司同意弥补某河物流公司475万元,单方杀青和解。

“房东”告“租客”守约

2013年10月,某河物流公司与某特家具有限公司签订了《地皮租赁条约书》,由某河物流公司租用某特家具公司名下的约2万平方米的地皮,用于物流公司运营,租期为15年,单方商定,某河物流公司若提早1月以上交租,某特家具公司可提前终止条约,收回地皮。

某河物流公司租用地皮后,虽然时有提早交租的情况,但一向都未违反1个月的商定期限,一向到2017年末,单方都未因此发生争论。但进入2018年后,某特家具公司的立场变了,以为某河物流公司属于守约,要求提前终止条约,某河物流公司不服,拒绝了某特家具公司的要求,单方遂发生争论。

2018年4月,某特家具公司以守约为由,将某河物流公司告上法庭,要求解除条约,没成想被法院驳回了诉讼。诉讼被驳回后,某特家具公司并未废弃,仍一向向某河物流公司施压。在得知某特家具公司是想将地皮转租给别人提升地皮价值后,某河物流公司怨气更深,以为某特家具公司“过河拆桥”,遂在今年6月10日向法院起诉,将某特家具公司送上被告席,诉其守约,影响公司正常运营。

大岭山法庭受理该案后,以为该案异常庞杂,且涉及社区经济效益和
单方的既得利益,尤其是在以后城市更新和产业转型晋级不竭推动
的大背景下,如何科学化解这宗纠纷,或将为全市的相似纠纷提供自创意思。

大岭山法庭经详细研究后,以为司法判决很有可能无法杀青单方预期利益,科学有效地调剂是解决这宗纠纷的最佳途径,遂将该案委派给了特邀调剂员团队工作室的“黄金搭档”李少华与陈锋泰两位调剂员。

单方杀青谅解和平分手

8月27日,李少华与陈锋泰结构了单方面对面调剂,某河物流公司提出要720万元的弥补,方同意提前解除条约,某特家具公司则以为某河物流公司“趁火打劫”。由于单方积怨已深,调剂陷入僵局,李少华与陈锋泰实时采取
“背对背”调剂。

某河物流公司告知李少华,以后厂房房钱与6年前比,已大幅上涨,提前9年停止条约另择园地运营,公司最少要多领取1000万元的园地房钱费用,因此才提出了弥补要求。某特家具公司则告知陈锋泰,他们在踊跃引入一个好项目,项目落地后,不但
能提高本地税收带动失业,还能带动周边片区的经济效应,并且某特家具公司也能获得更多的地皮房钱。

李少华与陈锋泰交换意见后,认真梳理了案情,将单方的争论中心归纳为提前解除条约的弥补费用高低。为此,李少华与陈锋泰分别从法理、利益和
社会效应等三个层面,做单方工作,从事法律工作的陈锋泰为单方认真核算了继续诉讼的成本,和
最有可能的判决方向,得出了继续诉讼将导致单方均得失相当的结论,立即就得到单方的认同。李少华连成一气,以旁观者的身份,分别向当事人单方道出了各自的难处,最终让单方当事人彼此体谅,放下争论杀青和解,随后,以某河物流公司将弥补诉求降低至475万元,提前停止条约。(记者 尹金钟)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sanersen.com